晏无恙

一个名为“蓝色蝴蝶”的隐喻

/

经过周边人的提醒,泰罗才意识到自己的头上停了一只蓝色蝴蝶。姿势优雅,或许要常驻自己角尖尖处。它太轻了,没有实质的重量,仿佛只是一片小小的蓝云雾般的霾。


“我们得走了,泰罗。”同伴提醒,暗示它赶快将这玩意赶走。可不能带着蝴蝶战斗。

“它漂亮吗?”泰罗问,他只能感受到这份湿润,却看不到它。同伴仔细端详那只蝴蝶,它似乎通人性般扑闪扑闪翅膀。

“它很美。”可是它不能说话,不能笑,也不能流泪,美丽又有什么用处呢。它很美。泰罗默默想了会他的样子,有什么情绪稍微洇了出来。但是还要赶路。


可不能带着蝴蝶战斗。

他甩了甩头,蝴蝶乘着一阵风倏忽消失了,隐匿到茫茫宇宙中。


“它该停在一...

第一次中奖,幸运的二十二!抽到了博博会上很有意义的东西,会仔细珍藏的!


@瓶砸砸_ 感谢宝塞了很多东西୧꒰•̀ᴗ•́꒱୨包的很漂亮!好喜欢这封信,玫瑰,好浪漫喔!


一颗心两只手掬过眉头。你能看见吗?

假如抽象的她离开具体的她。飘飘、袅袅在天空散开,你说像棉花糖,像骆驼,像小狗。全部都无所谓,反正明天风一吹,她即刻消却个彻底。

近四年的两段心动总结一下:

第一天:你是男的,女的,史莱姆,我都爱你。

第二天:原来你也只是个人而已。那我还是算了!

笺默

*想假装成十二岁小女孩写个小东西ꉂ(ˊᗜˋ*)


张晚意觉得自己有时候好迟钝。比如,到剧杀青好几年、宣传期也快过去,才发现,自己好像,还挺喜欢、那个黏在自己屁股后面哥呀哥的——


——马启越。


意识到此事的张晚意本来在沙发里安稳窝着的,突然心有点乱,有点闹腾,像有个不知好歹的拨浪鼓开始咚咚响。他扶着桌子站起来,在房间快走几步,心里开始推导。


我喜欢他,此人名曰马启越,男,山东济南人,生于二零零四年,还正逢高考。

常规来说,喜欢,第一条路是表白,表白有两个结果,一他不答应,然后两个人关系变得不尴不尬,不行,无法接受,张晚意想想就好痛苦。二是他答应,他答应?更不行,高三生怎么...

“我不怀疑其中必包含美”

-《丰饶之海:春雪》


译者最后的话是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,我的眼泪又几乎要出来,因为这很自然让人想到“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”。

三岛由纪夫,看《假面的告白》之后,特别喜欢其中包含的特别的美,此书成为我心中最好的作品之一,趁着这份热爱看了《仲夏之死》和《金阁寺》,以为能和看村上春树一样,一本一本都很热爱地看下去,谁知道看完这两本的心情就像,如果看的是纸质书想必已经撕碎,从此好长一段时间不看日本书。

这段时间心境大变,突然想“也许这时候正适合欣赏点日本雪”,于是看了几本,其中包括三岛由纪夫的《长刀之夜》,又感动,于是找了这本《春雪》来看。看到——

——“一个为刻骨的......

【珉佑】鲸歌

自存 流浪地球AU


金珉奎某日推开门,眼睛还被糊着,过于凉爽的晨风让他精神为之一振。

睁开眼他照例绕到房后,推进式发动机使地球离太阳越来越远的同时,气温也日益降低,再也没有海啸与洪水了,因为几乎所有地表液体都凝固成冰。

然而他看到————,事后金珉奎和全圆佑争论的很久,这只鲸鱼是如何在那个夜间千里迢迢游到亚洲浅海,又怎么会突然冰冻,半只身体永久地与冰块融为一体,上半身还高高扬起,如同海上一只悲哀的雕塑。

它总之是来自于很远的彼方,不停地游动以寻找一个能偏安一隅的地方。金珉奎那个清晨对着它呆愣了好久,浓浓的莫名其妙的情绪使他一步也动不了。直到全圆佑冒着寒气冲过来给他披...

我和我的越晚

千头万绪的一年,简简单单的越晚。


[图片]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[图片]


锈迹

第一节上课前,梅的母亲打来电话。梅用英文书盖住头,接通。

梅,梅?

我在呢。

听新闻说梅的学校附近的湖里发现一具女尸。附近的湖……梅想,那是一片很大的湖泊,梅的大学偏僻,湖泊也偏僻,湖旁种的树总是像黑影,那里的泥土里总是有虫和一堆堆半腐烂落叶,水鸟在湖面上聚集又散开。

梅,你要小心,在学校走路要和同学结伴,晚上不要去那里玩。母亲说,说女尸扔在岸边,身上不着寸缕。

泛着黄色的、或者白色的肉体,关节泡发发红,柔软地铺就在泥土上,树叶沉默的声音,飞蛾、水鸟,会停留在她的皮肤上吗。

梅?

我知道了。

挂掉电话后,梅决定今晚和朋友去湖边玩。她有点想念那里的树和水面了。

Q:宝贝(冒昧)是怎样把文字控制的那么灵巧。每次看到你的文字就想到半融化的棉花糖,沙沙的柔软的质感。

><不冒昧。一直觉得只有美的文字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也稍稍靠拢了一下吧!你的形容很美,很喜欢,谢谢你!🥺🥺🤲🤲🤲

一枚烟圈

这两天总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。


某个暑假,和一个男生玩的很要好,总一起钻进一个没人出租房里,用他残次品娃娃玩过家家。那是高温湿热的南方的南方,在没有风扇的房间里玩了一段时间,照镜子,一掀刘海,全是痱子,还是玩,玩起来不怕热,更不怕痱子。

但是有天吵架了,还打架了,互相哭着各回各家,他说再也不要和我玩了,我说我也是。

妈妈问我怎么回事以后,说,他来再找你求和,一起玩,不要答应他。晾着他一段时间,他才知道你的珍贵。

我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证明珍贵啊。我想他不会来求和的,小孩子的自尊心都很强。谁知道他来了,还和他爸爸一起来我家,和我坐在一个沙发上,小心翼翼地看着我,可是我不敢和他对视,...

【越晚】蜜渍梅心

#非典型fork&cake


#可能有些设定会让人想起《似水柔情》


马启越刚来上夜班,就听说同事刚出警。


其实事情也简单,一个隐藏很深、不敢表露身份的fork,和一个同样用阻隔设施隐藏的很好的cake,相熟,又都不知道底牌。fork在对方家里吃一顿饭,吃着吃着cake阻隔剂莫名其妙失灵,于是开始犯疯。cake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把一个fork当朋友领回家,吓傻了,赶快打了电话。


同事抓来人之后,筋疲力尽,说还好这个fork是良性,忍得很痛,五指握拳,血从手心溢出,女孩一边安抚,一边拨了电话。马启越心里一动,想起一个一闪而过的面孔。...


准彬|珍爱

#假设崔然竣和崔连准不是一个人


崔连准的学生男友秀彬,是solo男歌手崔然竣的狂饭。

专辑周边一打一打地往家里搬,社交媒体上的头像十个有九个都是崔然竣,剩下一个是q版狐狸的崔然竣代餐。背着上课的毛绒挎包写着崔然竣的英文名,听歌软件里为崔然竣专门建了一个歌单。甚至把崔然竣的小卡塞在透明手机壳后面。


但崔连准并不是很在意崔然竣的存在,不是很在意崔秀彬对他的爱。他其实不是很明白“爱豆”是怎么一回事,只知道崔秀彬会因为这个笑,从嘴角到酒窝。

那和奶油泡芙有什么区别?反正崔秀彬看到它也是一样的反应。无论怎么说,崔秀彬是在自己怀里...

在文学院的四年

写写免得以后忘光了


0.

文学者也。其实一般中国人都是拘谨的,问所谓汉语言文学是什么,学汉语言的一定大加批驳,曰无意义的学科,整天不过是看老师开的书目写没意思的废纸论文,从美丽的文学里生生剥出来几个尴尬的要点,一条两条三条地写下去,凑够三千四千字了事。其余的不过是学习一些什么什么文学理论,好使得论文看起来专业些,唯一有点意义大概是背的古诗够多,什么楚辞九辩,古诗十九首,元曲也背啦!

不过,自然。自然不止如此。

1.

一八年,我大一。梦寐以求的行业是教师,报的小学教育专业,开学后,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培养模式吓得屁滚尿流,我画圆都画不囫囵,写字更是丑的不像样,天生四肢不健全,小学时...

Eternally - TOMORROW X TOGETHER

破碎兔子之心。

Paradise...How Far? - 椅子乐团 The Chairs

备考到最后一月经常听的歌,坐电梯看蓝色荧光屏上数字闪烁,接着听到人背书的声音逐渐嘈杂。那种境况导致的心情,让人不由得跟着歌曲的低吟高潮,在心里喃喃:

是啊,“天堂”到底在哪里呢。

『直子停下,动情地一笑,轻轻抓住我的胳臂,两人肩并肩走那段剩下的路。

“真的永远都不会把我忘掉?”她耳语似的低声询问。

“是永远不会忘。”我说,“对你我怎么能忘呢!”


——尽管如此,记忆也还是一步步远离了。我忘却的东西委实太多了。在如此追踪记忆写这篇东西的时间里,我不时感到惴惴不安,因为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连最关键的记忆都失去了。说不定我体内有个叫记忆安置所的昏暗场所,所有的宝贵记忆统统堆在那里,化为一摊烂泥。


但不管怎样,它毕竟是我现在所能掌握的全部。于是我死命抓住这些已经模糊并且时刻模糊下去的记忆残片,敲骨吸髓地利用它来继续我这篇东西的创作。为了信守我对直子做出...

/

鸿渐唤醒校工来挑行李,送辛楣到了旅馆,依依不舍。辛楣苦笑道:“下半年在重庆欢迎你。分别是这样最好,干脆得很。你回校睡罢——还有,你暑假回家,带了孙小姐回去交给她父亲,除非她不愿意回上海。”鸿渐回校,一路上仿佛自己的天地里突然黑暗。

Катюша - Various Artists

“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”

好喜欢。多么凛冽的壮美。

今年写的同人还是不多。嘿嘿。不过想起来写了《窃贼的玫瑰 》就很开心,我心中的年度最佳。我愿意写的文字粗糙点,意蕴又浅显。但是它起码是个纯粹的故事,我今年非常喜欢故事。

中原梦破灭记

/

中原梦的发端之初,人们还指定了一千八百一十一个史官,希望他们一代接着一代将中原梦的实现过程记下来。人们想着,这渐渐辉煌之美貌将多么动人心魄,然而中原梦的开始和中原梦的破灭,记录者都只是我一个——中原人指定的第一个史官。

当我第一次置身于中原,我听到很多流浪者的歌谣,他们幻想自己出生地的大豆和高粱,那里水波潺潺,听得见白色鸟红色喙的啾啾细语,他们的声音里藏着鲜花柔软的无用的香。中原充斥着这样的无用,无用托起中原人的中原梦。梦诞生的时候每只中原上的兔子都停住不再走动,忠心耿耿注视太阳。

中原的衰颓与第一线恐怖,来自于它猛然出现,他劝说中原逃离,那时候我正用钢笔记录中原梦的第十七章,听...

우리의 새벽은 낮보다 뜨겁다 - SEVENTEEN

不为谁而听的歌

最近竟然对同人文里的人产生一种艳羡嫉妒,我想生命也是篇同人文就好了。不多、大概三千字,最多五千字,阅读时间五分钟。从第一字、题目开始,——二人焕焕而生,但无论是爱还是恨都浪漫,主人公都并不寂寞,因为彼此之间每个颤抖都以相同频率荡在另一个人心头,都深深理解深深体会。更不必提,文里每字每句都是为高潮华美做准备,乃至迁延徘徊,在最后一字,全文结束时刻——深深拥抱,齐齐滚入尘土死去。戛然而止,壮美辉煌。


@枳 

葡萄胎

马启越玩小蓝,又嫌弃,觉得脏,在个人介绍写了十个“不约”。


但又天天打开看同城,划拉划拉,日日这样,也确实聊到一个不错的。自称叫张晚意。

马启越第一反应,这么好听的名字,该不会是假的搪塞我吧。


按理来说奔现该酝酿久点,但马启越就觉得得立刻见到这个人。就询问,询问时候,其实想着可能得询问好多次,想好了怎么被拒绝,却见他很快“已读”。

发了自己的位置。说最近自己脱不开身,假若马启越有空的话......


看定位,是本省一所师范类高校。聊天时马启越看过那人的照片,约摸比自己大点。

大概大四吧。


马启越坐上了高铁。


张晚意按照约定在站台口等他,靠着一个灰柱子,...

特此声明:本人不是任何角色或者真人的梦男,只是星癖奇怪。

【我雨/双雨】花边新闻

*双雨含量2%


我的母亲被杀害,父亲消失疑似被人绑架,我当晚撒谎出去上课,其实去上网才逃过一劫。


王大雨和徐无双负责调查案件,他们俩进来时候我还正在我家厨房发呆,许多人劝我拉我我也没走,我不知道为什么,那砂锅里还有半锅母亲炖的玉米排骨汤,散发着一种邪恶的浓香。我心里也像那锅汤,翻来覆去地煮了又凝固,冷掉,我想真是,无所谓。但是王大雨进来时我还是掉了泪水,我将他的肩头打湿,多少人围在我身边劝慰我我都“不识好歹”地一言不发,既没有流泪也不悲伤,我却在小警察面前表现的像个真正的未成年,睫毛黏糊糊扫过他的白衬衫。


爱呀,爱呀,我都这样了还能不爱...

夏日漱石 (Summer Cozy Rock) - 橘子海 (Orange Ocean)

I put my summer in your hand.


我自远方星辰而来/游历所有的城市/看神明跌落凡间/坠入无尽往昔。

【我晚/越晚】夏日漱石

*对纯爱极不友好请忽略此文 随性之作


*我晚内容占八成


那天我和马启越在吃泡面。他吃的青椒鸡蛋拌面我吃的重庆小面。蹲在学校小卖部门口的花坛上,夏天行将过去,这会的日光很颓靡。不过对于我俩是正好的月份。


本来哗哗吃的正欢,我俩目光同时看到一双皮鞋,不是很老派那种,它的主人也还年轻。穿皮鞋的年轻人。

再往上看。


他站的板正,白衬衣扎在西裤里,左胸别着党徽,一条蓝缎带穿起来他的工牌,写着——


政治教研组:张晚意。


后续请于某三自助搜索观看。

谢焕之之前给我念本人写的黄雯把我逗得吱哇乱叫羞愤欲死的时候,一定没想到 不算太久后我能自己给某人朗读我的老婆黄雯吧。

爬墙很快lo基本也是用来堆积和记录介意的话请千万不要关注。

© 晏无恙 | Powered by LOFTER